举报

第5章 守望古城

魔镰的光华一收,元神之体的神瞬间得到了释放,乌臣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乌臣驾着一道遁光离开了,守望者并不在这里,守望山早已空了。

这是一片世界,广大无边,乌臣路过便看到这里繁荣地修道大城。修道,任何一个生灵苦苦修道,想要通过修道改变自身,达到鲤跃龙门的目的。

那段峥嵘岁月,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,怎能忘怀?乌臣犹是如新地记得,自己曾是一个普通而卑微的魔人,那些坎坷的过往磨砺了人一颗沧桑而雪亮的心……

守望山外是无际起伏的山林,无数奇花异草生长其间,灵药遍野,灵树横生。乌臣在这片空间搜索着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转遍了整个世界。

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守望山依旧,却已别人影,乌臣在这里屹立着,望着一片蓝色的天空。

多年以来,乌臣走遍世间无数处,看过恒河流沙般的天空,但从未见过如此美的天空。它蓝得毫无瑕疵,非常地真,不被任何的东西所遮掩。

虽然没有寻到什么,但乌臣能够来这里已经非常地满足了。不见守望者,也不见易小灵,任何的事情都办不了,乌臣心中却无一丝的焦虑。

乌臣的心中没有着焦虑,因为乌臣并不担心守望者和易小灵已经打了起来,也不会担心会找不到他们。

如果守望者和易小灵打起来,那么,整片天地都会有所感应。是的,一片天地都会有所感应,古神的力量太强了,已经能撼动天地了。

如今的天地一片安宁,说明守望者和易小灵并没有进行战斗,兴许易小灵也没有寻找到守望者。

乌臣静静地感应着这个世界,任何一个世界都需要物质去构造,用意志去主宰,以本源撑起世界的运转。这个世界就是以守望之力为本源进行运转。

一座古台铁迹斑斓,这是守望者曾经在这里望天的见证。这座古台被侵蚀了,被一股神秘的力量侵蚀了,就连守望之力也抗不住。

观瞻神台,当年守望者在这里望苍穹,结果,天降神泪,神泪降下,一切都被破坏了,守望山遭到了致命地摧毁。

这一刻,乌臣才细心打量起这座神台,到底是怎么样的力量能让守望者也无可奈何,任它破坏守望山。

守望者到底去了那里,他是为了那神泪或者说神秘力量离去吗?守望者去追随那股力量的可能性非常大,而那到底是什么力量呢?

乌臣踏上了那斑斓的古台,古台没破碎,因为乌臣维持住了它的平衡稳定。

观望蓝蓝天空,准里没有一颗星辰,也不会有日夜交替,这里是永恒的光明国度。

萧萧风吹,天不动,乌臣望着天,手上的镰刀一挥,天开了一条缝,却又合了回来,乌臣摇了摇头,什么都没有。

乌臣离开了,这座观瞻神台轰然塌下。乌臣在这方世界中不断地飞遁着,这个世界的众多生灵都无法知了一个古神在天空掠过。

城无数,生灵无尽,一座城,一段历史。乌臣的目光在城上扫过,一切尽入眼中,最终,乌臣停在了一座古城上。

为什么这座城叫这个名字呢?

守望古城。

没有谁发现身边何时多了一个人,乌臣的手按在了一个修道者的肩上。修道者一惊,乌臣缓缓开口问道。

“这座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?”

修道者感觉不到任何的压迫,但,没有压迫比有压迫更为可怕。他已经出了一身冷汗,他从来没有过今天的恐惧,他只有老实地回道:“因为一个传说。”

“传说,是一个怎样的传说,可以说给我听听吗?”

他很快疑惑,心中明明有着莫大恐惧,可声音为什么如此地流畅呢?

“传说中,岁月都无法追溯到的远古前,有着一个人在一座城前等待另一个人,等了很久,而那个人却一直没有出现。他一直在古城守望着,可惜没有后来……”

“那个人是谁呢?”

“没有人知道他是谁,后人就称他为守望者。”

乌臣消失了,就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。乌臣已经进入到了城中,城,繁华,修道者多不胜数。

一座茶楼,乌臣的步伐停驻在了茶楼前,这座茶楼太像了,太像乌臣当年的茶楼了,所以,乌臣毫不犹豫地进去了。

可是,在进入茶楼的那一刻,乌臣僵住了,因为乌臣看到了一个人,他最好的朋友。他在这里,喝着一杯最为昂贵的灵茶,悠哉悠哉,似在享受人生。

乌臣走到了他的面前,坐了下来,他淡淡的说着:“我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的。”

“你还是一如既然的什么事情都知道啊!”

“因为我还是古东道。”

“很多年都看不到古东道了,想不到如今居然又会在这里见面,可我很疑惑,你是怎么来到守望山的?”

“我是古东道!也是……”

这是最好的解释了,乌臣也很满意这个解释,两个人倒着茶喝了起来。

“世间岁月沧茫,自亘古以来,造就无数时事,每一个生灵,每一个意志,每一段都是传奇。你我历经的坎只是较别人的多,付出的也是较别人多一点,但,也就这么一点,成就了你我”古东道说。

古东道的话,令乌臣沉默了。乌臣并不想多说什么,往事如烟,为何时常要回忆呢?

茶杯里的灵茶渐渐少了,乌臣望着茶道:“茶水穿肠,往事如烟,常常回忆……”

“它就成了尿了。”

“是啊!茶喝下去,最终出来的就是尿了。”

“乌臣,一切都在变化了,我无法左右你,我只能奉劝你一句,现在的世间风云动荡,易小灵的横空出世,可惜,她针对十大霸主,是不会有好结果的,好自为之吧!”

“我会的。”

“希望如此,我并不希望失去你这个朋友。”

“你永远都会拥有这个朋友的,永远,永远。”

古东道站起来了,而且消失了,乌臣也不见了,因为乌臣追逐他去了。

灰色的天空似乎苍白又似乎黑漆。地,没有生命,是死寂的灰色,守望山怎么会有这么的地方?

孤寂冷清,苍白黑漆,死亡的阴影压抑着每一根心弦,这里是一片古战场吗?

是的,这里就是一片古战场,守望者在这里和神秘存在大战一场,最终消逝。

古东道背负着双手,他似乎是不存在的,可又确实存在,因为这个世界都是他,他无处不在,就如空气。

“这里已经不是守望山了。”

“那真正的守望山在那里呢?”

“它就在这里。”

“在这里?”

“没错,守望山不在守望山,守望山在这里。”

“那怎么进入守望山?”

“用一把钥匙打开大门。”

“钥匙在那里?”

“在你身上。”

“可我身上没有。”

“不,你有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你的镰刀就是最好的钥匙。”

……

一个人,一个美丽的女子拿着一把剑,望着前方的蓝天,前方的城,前方的修道者,走进了守望古城。

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她更美丽地女子了,他的装束是多么地简朴而又简单,一头扎束的黑发,一身黑色的劲装,一对黑色的高跟皮鞋。

她美得像一块冰,提起剑来,没有人看到她的剑是怎么样的,这座古城的虚空就已经出现了一条触目惊心的裂缝。

五根金灿灿的钥匙深入裂缝里,然后,一扇古老的门出现了,并开了,她就走了进去,这样消失了。

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