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报

第4章 禅悲

落云正看着殿内的雕像出神,却突闻身后传来一声佛号:“阿弥陀佛,不知小施主就是那玉佩的主人?”

听到声音,落云轻轻转身,接着看向来者。只见来者是一个慈眉善目、肩宽脸胖的圆脸僧人,看上去大有几分得道高僧的样子。

而他赶快给此僧人回了一礼,笑着说道:“禅明大师在上,小子奉家师之命,特来万佛门恳求一物,还请大师看在家师的面子上,以慈悲为怀!!”

这僧人听着落云的话语,一声佛号之后,接着笑了出来:“老衲禅悲,不是方丈师兄,如今方丈师兄已外出云游,恐怕少许时日是不会回来的!不知小施主有何要事,可否给老衲说上一说?”

禅悲看着落云,心底却是嘀咕了起来。刚看到此子,他就发现其身上深厚的煞气,可又见身上丁点修为都没有,一时间眉头紧皱了起来。

像这种煞气一般就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才具备,而一个丁点修为都没有的正常人,如何有如此深厚的煞气。

落云一听禅明大师不在,心中多少有些落寞,但见眼前的这僧人也是一副得道高僧的一样,心中不仅欣喜了起来,轻轻的说道:“想来禅悲大师也看出来了,小子体内暗含玄阴煞气,不可修炼任何功法,否则必招反噬之苦,所以特来贵寺,恳求借大如来佛法一观,以解我身体之苦,还请禅悲大师慈悲为怀!!”

落云说完,接着对着眼前的禅悲恭恭敬敬的拜了一下,希望自己的诚心能够打动眼前的这个僧人。

可是眼前的僧人禅悲却是动容一分,说道:“什么?你说你体内暗含玄阴煞气!!?”

禅悲动容过后,还不等落云回答什么,禅悲的袈裟却是一挥,一只粗大的手掌抓在了落云的手腕上。

落云没有想到眼前的大师,在听到他体内暗含玄阴煞气的之后竟会如此,这让落云一时间感到不妙了起来。

和落云想的一样,当禅悲的手掌从落云的身上拿下来之后,脸色变了几变,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你这妖孽,竟把身上的魔气收敛的如此精湛,恐怕也不是无能之辈吧!!”

禅悲说完,接着向后退了一步,双手却非常自然的抓住了脖颈之上的一串佛珠。

落云被禅悲说的一头雾水,不知道禅悲到底是什么意思,疑惑的问道:“不知禅悲大师到底是何意,我何时又成为妖孽了?”

听着落云的回答,禅悲却是冷哼一声,淡淡的说道:“你这妖孽,不要以为会一些敛息术就在老衲面前卖弄,我在给你一次机会,否则!!”

禅悲后面的话语没有说出来,但其威胁意味十足,这让落云更加的糊涂了起来。云里雾里的他眉头紧皱,心中慢慢思忖着这和尚话语之中的意思。

很显然这和尚的言外之意就是让自己赶快离开万佛门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可是他来此的目的是为了大如来佛法,现如今目的还没有达到,就要被他人赶出来,落云心中有些不甘。

“禅悲大师,小子我可不是什么妖孽,更不会什么敛息术,我是奉了家师之命,来此恳求大如来佛法的!!”落云正视着禅悲,不卑不亢的解释了起来。

禅悲看着没有任何退缩的落云,偌大的袈裟一摆,却突然呵呵笑了起来:“既然如此,那跟我来吧!!”

落云糊涂更甚,不明白这禅悲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看着转身离开的禅悲。落云自然不敢停留分毫,毕竟他此行的目的可是大如来佛法。

落云带着满腹的疑惑,几步就跟了上去,但其中的原委却是没有细想。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落云这样的安慰自己。

过了大殿的后门,两人进入到了一个长廊之中,这长廊很长,而且弯弯曲曲的样子,至于有多弯曲,落云是不记得了,只记得拐了数百之多。

就在落云郁闷的时候,眼前的长廊终于走到了尽头,一座百米高的小山出现在眼前。

这小山树木众多,翠绿异常。其中鸟鸣虫叫更是络绎不绝,这让落云看后都有些神往,虽然此山和落云山比较起来还差一些灵气,但其余却一应俱全的样子。

“禅悲大师,不知你带我到这里来是何意?”落云看着这百米小山,轻轻的问了出来,他可不想真的成为他人的刀下肉。

禅悲停了下来,再次打量了一眼落云,说道:“方丈师兄外出云游,少许时日是回不来的,这一段时间你就在这小山上住下吧,至于你的身份,要等到方丈师兄来了之后才可以确定!!”

落云点了点头,才知道原来这和尚带自己来此的目的,不过随之就问了出来:“不知禅明大师何时归来?小子身上的煞气日益深厚起来,若是不尽快控制下来,怕是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“方丈师兄何时回来,我也不知道,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,这翠名山上有你想要的东西,若是你有机缘,说不定不用等到方丈师兄归来!”禅悲话语说道这里,却是极为隐晦的阴阴一笑,似乎并不怕落云找到一般。

落云并没有发现禅悲的阴笑,而是被他的话语惊呆了一下,此山上有自己想要的东西,那不就是说这翠名山有大如来佛法吗?

刚想要在问些什么,却见禅悲却早就转身离开了,留下的只是一道长长的身影。

落云有些埋怨这和尚的待客之道,稍稍嘀咕了两声,就转身打量起身后的翠名山来。

这翠绿如春的小山虽然灵气不佳,但景色怡人,落云带着几分喜色,就沿着一条上山之道,慢慢走了上去。

若是自己有一些机缘,说不定还真的有可能获得大如来佛法。落云心中如是之想,却不知道此时的禅悲却是已经到了一处偏堂。

偏堂内的一个稍瘦的僧人睁开了双眼,看着进来的禅悲,轻轻的说道:“那些宗门一直贪图我佛门的大如来佛法,如今是越来越猖狂了,这半年之内已经来了四五人之多,刚来的这人是哪一个宗派的?”

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