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报

第4章 残酷无情

声浪滚滚,地动天摇。饶是西门辅真气雄浑,亦被震得气血翻涌,呼吸不畅,心中均自骇然不解:怎么会突然响起如此雷霆?

正觉不妙,只听一个男子声音在众人耳边哈哈狂笑道:“臭道士,别来无恙?本王的这一记五雷天火,比起你的鬼谷之术炎剑术来如何?”“雷缺“西门辅的脸色大变,失声惊呼起来,匆忙跳出庙门,还未站定,只觉狂风扑面刮来,夹杂着浓烈刺鼻的腥臭之气,令人几欲作呕。定睛细看,只见庙外所有人物,站一排,正怪笑着盯着自己

这声音雄浑刚猛,带着浓重生硬的番邦口音,赫然竟是魔门雷霆大帝”雷缺?”西门辅微微一震,灵光霍闪,所有的疑窦瞬间全都解开,失声道,“是了,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你杀死的?”

此言一出,众人先是一呆,接着狂笑起来,道:“亏你修道两百多年了,怎么还是不明白?这些人一定会是我一人所杀吗?”

话音方落,忽然听得号角激奏,鼓声轰鸣,接着又响起惊涛骇浪般的兽吼鸟鸣,夹杂着数之不尽的呐喊怪啸。隐隐夹杂着群僧惊呼惨叫声,此起彼伏。

顷刻间,远方呼声震天,尘土簌簌,整个地面开始微微地震动起来,似有千军万马奔卷而来。

西门辅脸色更加难看,拉长着脸,盯着眼前这批难缠的家伙。难道魔门群妖真已沆瀣一气,联手发动了猛攻?

西门辅放眼望去,只见漫天妖气乱舞,四面八方都是黑压压的云团,滚滚翻腾,狂潮似地急速逼近,伴随着一阵阵尖利嘈杂的嘶吼怪啸。

他凝神细望,森然大骇,一时竟都说不出话来。那些”乌云“赫然竟是成千上万的凶禽妖鸟集结而成

号角凄烈,鼓声激奏,交织成妖邪而又急促的节奏,震得众人耳膜隐隐作痛,其他的噪声反倒听不分明了。

万千妖鸟竟似训练有素,随着号鼓激越的节奏,忽而盘旋聚结,忽而俯冲疾掠,变化万千。

号角陡然一变,与鼓声一直汹汹奔泻,群鸟怪啸尖鸣,成群结队地电冲而下,霎时间喷出无数炎火流焰。

咻咻咻一道道红光流星雨似地破空呼啸,纵横飞舞,所落之处登时烈焰喷吐,黑烟滚滚直冒。

正值元宵佳节,各家各户原本就挂满了灯笼,被狂风一卷,火势蔓延更快,势如摧枯拉朽,房屋纷纷塌落。

四下远眺,满村火光冲天,轰鸣阵阵。

人群慌乱奔走,或自相践踏,或被吞没于火海,更有不少人被俯冲而下的妖鸟叼起,抓至半空重新丢下。惨呼悲鸣声此起彼伏,撕心裂肺。

原本繁华壮丽的天一神族,竟在霎时间变如修罗鬼域

西门辅又惊又怒,这烈火焚城的景象十几日前他便曾亲眼目睹,但那日不过是一只翼火蛇为害作乱,比起眼下数万凶禽争相肆虐的混乱景象,又有如天壤之别。

火光乱舞,映得群雄脸上一片通红,事起突然,人人目瞪口呆,均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雷缺纵声狂笑道:“牛鼻子,你给听好了,快快交出西乐余孽,还有那姓西门的小子,否则本王就将这里烧成焦炭“

西门辅听他所说,略为思索,发现目前,靖仇并未在他们手中,于是,心情并有点开朗起来,微笑道:“怎么?都两百年了,你的火气是这么大?小心点,人老了,火气大会害死人的“

这时,又听一个甜脆娇媚的声音格格笑道: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今日四海八荒来了许多好朋友,为何诸位不尽地主之谊,却反倒如此愁眉不展?”

众人如梦初醒,纷纷循声望去,只见一个绿衣少女俏生生地站在鼓楼之上,衣袂飘飘,一双蓝眸清澈如水,顾盼嫣然,说不出的甜美妖娆,令人望之神魂俱销。

西门辅失声道:“翩翩“

这稚气未消而又风情万种的绿衣少女赫然正是魔门中”天仙三女“的萧翩翩。

翩翩秋波流转,瞟了众人一眼,又凝聚在西门辅的脸上,眼中跳跃着仇恨悲怒的火焰,格格脆笑道:“西门辅,当日一战,你竟然逃过了宇文大人的击,心中是不是快活得很哪?”

西门辅脸色微变,闪过黯然悲伤之色,愤怒的说道:“我倒还真想会会那传说中的阴阳怪瞳宇文拓。嗯,我就不信他是神“

说完这话,他内心却是寒了一大截,提起这宇文拓,他就不由地想起那神秘少年,那柄黄金剑,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轩辕剑?如果是,那么此人的功底谁人能知?思念转到此,又不由地担心起西门靖仇来。他毕竟还是一小孩子,没有经过人情事故,以后,却要面对这些人模怪兽,怎么能让人不担心?”哈哈,西门大人,你真的如此想吗?”

循声望去,天王殿的檐角上站了两个清甜娇媚的孪生姊妹,彩巾缠头,笑靥如花,身上挂满了金银玉石的饰物,叮当脆响。

这两个南蛮少女一个仰头吹奏着浅白色的月牙形兕角,一个笑吟吟地拍打着悬挂腰间的皮鼓,那诡异急促的号鼓声赫然便是她们发出。

想必就是人称”蛊乐喧阗、符兽双全“的浪穹公主姐妹了。

二女笑声未落,四周忽然响起排山倒海的怪吼呼啸,震天破云。

众人目光四扫,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才发现庙前不远处,竟忽然冒出无数人影,密密麻麻,少说也有数千之众。

西门辅凝神探扫,南极逍遥大帝、东海救苦天尊、北极老祖。赫然都在其列,各踞一方,虎视眈眈,将他团团包围其间。

除了闭关修炼的金母、碧霞元君,以及行踪如飘萍的青帝、电母等人,魔门巨凶竟全都来齐了

西门辅暗暗吃惊:怎么一下子会来这么多人?难道是为了我一人?倘若现在发生恶战,铁定是败局已定啊。

思虑于此,不由地叹息起来:“真没有想到,为了区区一个西门辅,竟然会劳动各位尊架前来。看来,杨大人还真看得起我西门啊“

萧翩翩秋波流转,格格娇笑道:“可惜呀,可惜,我们这么多人前来,并不是为了你一个人这个天一神族,据说是天下第一族,很难攻下;又听说,他是西乐余孽的重要之地,所以。“

音落,她纤纤玉手微微拂动,身后一群魔门高手,怪笑着散落在四处,各自去寻找天一神族的人。”你们。“西门辅白眉紧锁,沉声道,“你们只是奉命前来抓拿老夫与西乐国太子的,与这天一神族无关,这些百姓都是太平王朝的子民,你们怎忍心引狼入室,涂炭生灵?”

萧翩翩尚未应答,西面忽然响起雷鸣似地哈哈狂笑,“牛鼻子,佛主不是说人生如无边苦海,四大皆空吗?既然如此,我们帮助这些受苦受难的可怜人早日超脱,岂不是功德无量的事?你又耳舌噪什么?

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